阿库

【戬卓】我归来,君安在?

  “杨戬,你确定吗?一旦踏上这条路,可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杨戬从不需要回头。倒是你……”
  “桌某亦如此。”
  波斯远道而来的葡萄美酒泛着清冷的光亮,将杯中美酒浅饮入喉,些许酒液顺着下颌划入领口,洇湿一片水色。
  大镖局二当家,紫气东来卓东来。
  清源妙道真君,司法天神杨戬。
  玄色龙纹折扇轻摇,却扇不去一身愁雾,紧蹙的双眉锁着对三界的担忧。
  “真君可还在担心你那妹妹和外甥?”
  卓东来低垂着头,借斟酒的动作掩去了眼角的嘲讽。酒满,将杯中酒推到面前人手边,而后没了动作。
  “不错,明天便是沉香劈山救母的日子,我盼了这么多年,逼着那孩子吃了这么多苦,受了那么多罪,终是到该还给他的时候了。”
  杨戬忽的收了手中折扇,执杯抵至唇边一饮而尽,与卓东来的细酌慢饮不同,他喝的,是将要解脱的释然。
  尽管是夜晚,紫气东来苑却借着百十根蜡烛的功劳亮如白昼,烛火在欢快的跳动,尽舞身姿,明灭摇曳,愈发衬得两个人俊美无双,如梦境一般美好的让人不好打扰。
  “看来,真君是不打算再与桌某共饮了。”
  “杨戬心意已决。”
  “桌某知道,所以桌某不曾阻拦真君,一个人因为有了目标才会有为之舍弃一切的执念,如此才会梦成,神,也不外乎如此。”
  “甚是。”
  “天色不早,桌某预祝真君……梦成,魂散。”
  “多谢。”
  “不送。”
  带着些迷蒙的眼睛紧盯着迈步离开的白色身影,一如往昔,只不过这回确是终没有下次了。
  杨戬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堪堪在苑门停下脚步,声音极浅,却刚好入了卓东来的耳:
  “莫说杨戬,你……明天也要小心。”
  “放心,桌某不会有事,劳烦真君挂念了。”
  次日,华山。
  “沉香,恭喜你拿到开天神斧啊。”
  “我拿到神斧的第一件事,便是为三界,除了你这个大害!”
  一切如杨戬所料想一般无二,昔日小小的少年如今也成长到了足以保护他娘亲的地步。这样就算是魂飞三界之中,也死而无憾了……
  三山飞凤冠,银铠黑氅,流云金纹,司法天神二郎真君杨戬,今日命矣,了无遗憾。
  并没有预料之中魂飞魄散的痛楚,却是东海四公主拦在杨戬的面前道出了真相,原来这三界之中最大的恶人竟是如此心怀苍生……
  “东来,东来?”
  战后一切真相大白,杨戬赢得了三界的尊敬,也享受到了久违的亲情,可此刻的二郎真君却只想与那抹紫色的身影把杯共饮,告诉他,他们还可以一起谈笑风生。
  可到了紫气东来苑,却并未发现那紫色的背影,苑中竟散发着诡异的死寂。杨戬有些慌了,随手抓住一个过路的路人,不顾平时的淡然,哪里还有真君的影子:
  “这里的主人,紫气东来卓东来呢?”
  “你说卓东来?死了!就前几天……”
  耳边恍若响起一阵惊雷,死了……就在前几天?那人怎么会死了?
  没想到最后先走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听说卓东来连最后一刻都是站着的,杨戬挑了挑嘴角,确实是那人的风格,永远都会挺直自己的脊梁,不过自己背着的是道,他背着的是情。

  据传说,每隔几年便会有一白衣男子手执玄金墨扇,提着外邦美酒来到紫气东来苑前对门自酌,以酒敬地,口中念念有词:
  “东来,这波斯葡萄酒,不醉人,却伤神……”
  如今,我归来,君安在?

Dags糟心的简历

不负责任沙雕
可能会有后续?


1.

  Dags不想做大使了,因为有一天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一直想做个警察来着,秉承着梦想就是用来糟蹋的(?)原则,大妹决定去做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2.

  Dags很幸运,校园时期的各种体育锻炼使得他没费什么力气就通过了纽约警察的测试,而新的工作单位又培养了他新的恶作剧品味,被他整过的人简直遍布了整个警局。
  直到他发现自己的被窝里多了一个光溜溜的同事……
  然后他就提交了进入反恐特警组的申请。

3.

  特警确实比警察刺激多了,只是同事依旧那么不讨人喜欢。有天晚上闲逛的时候,那个叫Jimbo的八字眉小特警悄咪咪拿着一张留着山羊胡戴着眼镜的男人照片问他照片上的人和他有没有关系。Dags当时就急眼了,谁会和有那种品味胡子的人认识!俩人一言不合开始动手,说来也巧,俩人打架的郊区正通着火车铁轨,Dags正在气头上,打起架来跟不要命似的把拳头冲着Jimbo的脑袋招呼,那人条件反射的抬起胳膊一挡一推就把Dags送向了迎面疾驰过来的火车,也亏得Dags命大,一打滚擦着火车皮堪堪躲过去。
  第二天,Dags不管那个糟心同事的道歉冷着脸递交了辞职报告。

4.

  蠢透了的警察生活——Dags决定跑到波士顿散散心,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人生处处有惊喜。
  连喝酒都能碰到抢银行这么刺激的事,Dags秉承着给警察添堵的新目标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加入高个子面瘫的队伍。
  但他马上发现这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因为当一个FBI来追他的时候,那个无良的混蛋把Dags晾在一边自己跑了!好在以前做警察和特警的身手还在,一切有惊无险。

5.

  军队的征兵来的恰到好处,拆弹兵?听上去绝对够刺激,战争混合着鲜血的味道充斥在大街小巷,这回应该没有那么糟心的同事了?事实上那是不可能的。
  絮絮叨叨的同事在哪里都不会少,要是有人在你拆炸弹的时候还一直在你耳边念叨,那滋味……简直像加了醋的小甜饼,酸爽的让你想把他炸成一堆巧克力酱。Dags盯着手底下错综复杂的线路,是剪红的还是剪蓝的来着?
  选择题太难做,正巧军队间进行人员调动,招狙击手?Dags立马表示他眼神好到能打掉飞机,于是他接到了一张直达伦敦的机票。
 

我终于爱上这套校服了√

原图是Kait的黑猫窝太太的,这位太太是神仙,吹爆!本来后面还有个大翅膀,好遗憾画不下了……

再咸几天,等过几天我一定要写几篇JR的文!!(妈呀,我又给自己挖了什么坑……orz)

有喜欢JR的同好玩名朋的吗?
我们兄弟AU还差好多人啊,招大魔王,Ned,Quidd,Sam,Penn,Remy,Saul,记者,市长,消防员等等等等…………
日常James Coughlin No.7扩同脸

JR家沙雕脑洞(二)

不靠谱,别当真

1.不要在Jeffery面前装尸体,否则emm……(18岁以下未成年禁止观看)
【看见扒Jeffery门缝两兄弟的Brandt:Hey!Dags,Steven,what are you doing?Move!Move!】

2.想要体验欺负特工的快感吗?那么请藏起Aaron的小药片,24小时后你会得到一只软萌易推倒(划掉)的小五。

3.如果你在客厅发现一只骷髅或者老修女飘过,别害怕,那是Jem在熟悉工作服,抢匪也是有职业道德的。

4.不要和Quidd讨论音乐,否则你会欣赏到一场没有一个顺耳音调的朋克演唱solo。

5.不要以为Brian的眼神很好,虽然他能打掉天上的直升机,可是他连眼前的火车都看不见。PS:别碰他的项圈,他管那东西叫喉麦。

6.见过生气的Ian吗?你会在介质存在性,能量信息性,传播不移性,时空重复性,起振同向性中迷失人生存在的意义。
【Dags&Steven:现在你们知道我们的物理A+是怎么来的了吗……】

7.千万不要和Sam一起去赛狗,他的Dog Shit Theory可以让你的口袋变得比你的脸都干净。

8.不要忘记在Ned的法式吐司中加糖,否则,你会得到一只发疯的Ned。
【Aaron&Brandt&Clint(特工ABC?):我们已经摁住Ned了,Hansel!快给他打一针!
Hansel:我的针管里装的不是镇定剂,是胰岛素!×】

9.不要对Jason恶作剧,除非你做好了被他整死的准备,比如去参加自然主义者的葬礼之类的……

10.想知道JR家的兄弟每天是靠什么起床的吗?——砰!嗷呜!Shit!
自从Remy住进来,Clint就从来没迟到过。

日常名朋James Coughlin  No.7扩JR同脸

JR家必须知道的事

沙雕脑洞,不必当真

1.不要和Remy一起看电视,因为你永远看不懂他在看什么。

2.不要让Jason进厨房,除非你第二天打算在卫生间度过。

3.不要和Doyle玩扮演僵尸的游戏,因为他扮演僵尸可能会吓死你,而你扮演僵尸他可能会打死你。

4.不要和Clint玩飞镖什么的一切投掷类游戏,如果你不想连内裤都输掉。

5.如果想赌博还不想输的话,一楼左转找Saul,你会从他那里赢来他的内裤。

6.不要试图和Brandt犟嘴,尤其是在没有戴耳塞的情况下。PS:要是晚上睡不着的话,请务必找Brandt谈人生聊理想,比安眠药好用。

7.不要在吃饭的时候和Hansel聊天,除非你想了解上上个世纪最恶心女巫的身体构造。

8.不要看William挑的碟片,他的碟片画质糟的可以和他的麦片口味相比。

9.不要在半夜进入Penn的房间,尤其是没拿十字架,木桩之类东西的时候,除非你想在自己的脖子上开两个洞。

10.不要以为Dags是JR家最软的,他欺负Steven的时候从来不吱声。

日常名朋No.7James Coughlin扩同脸

距离绑架遥遥无期的日常……
顺便宣一波冷群,扩JR同脸

JR兄弟文主Jem

#兄弟  part2

  “你觉得我该想起什么?惊悚科幻故事——和一张同脸的见面?这他妈可不是在拍电影,混蛋!”
  Jem狠狠的刮过鼻子,努力消化自己在和一个名叫Brian并且自称为是自己兄弟的人并排走在午夜无人大街上的事实,凶恶的眼神吓走了从脚边蹦跳溜过的耗子,继而转移到Brian自认神秘,而在Jem看来明摆着没安好心的脸上。
  “hey,bro!你马上,立刻就会知道和你同脸的可不止我,一,个。”Brian呲着牙伸手搂上Jem的肩膀,食指在Jem面前摇来摇去,整个人吊在他身上,并不怎么明亮的路灯在二人身后拖出一道颀长的阴暗,从背影看上去就像两个关系铁到爆的兄弟玩笑般的嬉闹,然而Jem额头暴起的青筋和用力握紧的拳头却无情戳穿了这一假象,揭开并不美好的事实。
  “你他妈赶紧从老子身上滚下来。”身上的人对几乎喊到街那边的怒吼选择性失聪,反而加紧了手上的力道晃的愈发卖力。Jem的嘴角随着背上人的晃悠微微抽搐,足足忍了两秒钟终于忍不住伸手揪住Brian的后脖领试图将人过肩摔给个教训,却被Brian灵活的翻个身跳开而抓了个空。
  Jem迅速扫视着周围,试图找到一根铁棍或者板砖之类可以让他好好教训一下面前这个不听话小子的东西,目光却不由自主在街道边的一根路灯下聚焦。
  那蹲着一个人,穿着已经被汗水打湿的背心和挽着裤脚的迷彩裤,旁边还躺着皱巴巴的烟盒,嘴里叼着的烟屁股随着那人骂骂咧咧的自言自语而不断抖落着烟灰,双手灵活并快速的完成着眼前的工作——把一堆乱七八糟的电线接在一起。
  Jem当然不会无聊到盯着一个半夜拆路灯的无良混蛋,得益于自己还不算太差的视力,Jem看清了那人的样子,又是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这回不光是长相,还有他左臂的印记,尽管周围的灯光昏暗,但对于那个跟了自己好多年的图案,Jem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不自觉抚上自己左臂相同的位置,最上面两只鸟,中间的奇怪纹路,最下面一串字母:RENNER。
  正在Jem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还没醒的时候,Brian已经大步走过去拍了下那家伙的肩膀,低头看着错综复杂的电线眯了眯眼道:
  “William,你这家伙大半夜不睡觉就为了跑到路灯底下练拆弹?”
  被叫做William的男人闻言头也没抬,迅速缠好两根电线后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小屁孩知道什么,老子这是把家里的电路和公共电路接到一起,省的你大哥洗澡洗到一半没有热水又开始磨叽。”
  “所以,你是想说,我的‘兄弟’们就为了能不交电费不惜把公共电路改掉?”Jem抱臂站在一边冷笑。
  “oh,因为他们的工资大多都用来赔偿任务损失,研究新料理,买小甜饼,打台球,和灌啤酒……”
  说到一半,William感觉今天的Brian声音有些奇怪?抬头看到了一旁强忍白眼的Jem,一拍脑袋恍然大悟,指着Jem:
  “啊,你是……Brandt说的那个银行劫匪Jem?”
  Wialliam站起身拍了拍手中的灰,揉了揉由于低了过长时间而有些酸疼的后颈,指了指不远处的建筑,微笑道:
  “欢迎回家,bro,现在不用担心突然停电的问题,我们不如进去聊?”
  说罢,William便不容拒绝的拉着Jem,身后跟着Brian回到了他们的房子……

to be continued……

我怎么感觉离完结遥遥无期?
欢迎来扩我名朋James Coughlin No.7,找我对戏啊!

JR兄弟文主Jem

emm……关于Jem“死后”却又没死的故事,还有后篇

  酒吧的音响刺激着Jem的耳膜,手中的啤酒因为漫不经心的摇晃而溅出玻璃杯,在地上晕成一瘫抽象画,就跟这操蛋的世界一样,你越想看清它,它就越模糊得让你无法理解。
  “I win!”
  在酒吧大厅另一边的台球桌旁戴着耳环的青年得意的大笑着挥动手中的球杆,在指间灵活的转动一周,整个人像个发光体一样让人移不开眼睛,骄傲的像只得到小鱼干而洋洋得意的小野猫。
  视线交汇,Jem将杯中所剩无几的啤酒一饮而尽,抬手抹了抹划过嘴角的几滴酒液,起身推开随着音乐热舞的人群晃晃悠悠一瘸一拐的走向台球桌。青年也放下了手中的球杆,单手撑着桌面干脆利落地翻过球台,咧嘴笑的野性却不失亲近,就那样抱臂站在那里, 猫科动物一般的眼神像对待猎物一样将Jem从头扫视到脚,Jem低头啐了一口吐沫,毫不客气的回瞪回去,shit,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
  Jem发誓他这辈子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他确定他那早死的父母没给自己生过什么哥哥弟弟,要不是对面的青年穿着自己完全不一样的着装,有着比自己稍长的短发,还戴着自己从不会戴的什么劳什子耳环,他一定会认为这该死的酒吧在大厅里装了一面镜子,还是等身大的那种——因为他们就是他妈的完全一模一样。
  两个人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对视良久,久到围着钢管的女郎都跳完了一曲,酒吧内又开始闹腾着高喊再来一个的时候, 对面的青年伸出了他的左手,那上面带着常年握枪磨出来的茧,抬眼,龇着犬牙露出野性的笑:
  “Brian Gamble.”
  “James Coughlin.”
   Jem没办法形容当他们的手心接触到一起的时候那种感觉,那绝对比他第一次吸毒还要来的奇妙,就好像两个人从来都是一体,天生就应该彼此熟悉,炫目的灯光打在对面人的脸上,模糊了Brian的表情,但Jem就是清晰的感觉Brian在笑的开心。从来没经历过这么诡异的情况,Jem深吸了一口气抓了抓自己的板寸,额头爆着青筋一把揪住Brian的衣领:
  “这他妈算怎么回事?!”Jem的暴脾气占据了上风,质问脱口而出:“别他妈告诉老子你也不知道!”
  可对方不仅没有理会被揪住领子的手,反而欺身凑近,伸舌舐过尖锐犬齿,咧嘴低笑一声:
  “你觉得呢?My brother?”
  接下来要反驳的话在Jem转头的一瞬间因为诧异而卡在了嗓子里,因为现在他们的脑袋离得如此之近,近到Jem能看到Brian脑后隐藏在沙金短发中的狰狞伤口——仿佛要撕碎整个头颅的恐怖疤痕。
  Jem不自觉的松开了拽住他领子的手,Brian也收回了勾起的嘴角,微微皱着眉,眯缝着的眸子闪烁着Jem不理解的光芒,玩世不恭的语气不再,严肃的让Jem有些不知所措: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该记得什么?”
  一贯的火爆脾气被莫名的惊慌取代,瞥向周围喧闹的人群,Jem却发现根本看不清每个人的长相,刚才还在热舞的女郎也不见踪影。
  太阳穴和左脸颊传来刺穿的阵痛,Jem的脑子里好像闪过了什么片段,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to be continued……
后面还有JR的其他角色出场,第一次写崩的不要不要的,别喷,实在是小刺猬的粮太少没办法自己喂自己一把……
顺带欢迎JR同脸扩我名朋James Coughlin No.7,欢迎来对戏啊!